组稿人联盟网
欢迎来到组稿人联盟网
客服电话:400-6735-660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dufu2614@126.com在线投稿:非工作时间点此在线提交您的稿件

法律学 无期徒刑减有期后数罪并提问题探析

时间:2019/10/8 10:07:33来源: 作者: 点击:

  摘要: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的数罪并罚不只在理论上存在可能, 在实务中也理想存在。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又犯新罪的, 将减刑后的有期徒刑没有执行的刑罚与后罪所判处的刑罚实行数罪并罚。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发现漏罪, 将减刑前的无期徒刑与后罪所判处的刑罚实行数罪并罚, 并罚后肯定执行无期徒刑, 但仍能够对减刑情节酌情思索, 将无期徒刑在此减为有期徒刑。

  关键词:无期徒刑; 有期徒刑; 减刑; 数罪并罚;

  案例1:被告人李某, 1998年因犯偷盗罪被中院判处无期徒刑, 剥夺政治权益终身。2001年经高院裁定, 减为有期徒刑19年, 剥夺政治权益5年。2005年因发现被告人于1994年曾伙同王某偷盗某公司保险箱, 窃得现金2万元, 某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于2005年6月15日判决李某犯偷盗罪, 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剥夺政治权益5年, 并处分金10万元。与1998年判决并罚, 决议执行无期徒刑, 剥夺政治权益终身, 并处分金钱10万元。

  案例2:被告人林某, 1997年因犯抢劫罪被中院判决无期徒刑, 剥夺政治权益终身。2001年经高院裁定, 减为有期徒刑19年, 剥夺政治权益5年。2003年因其在狱室内与同犯发作争斗, 某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并判决李某犯成心伤害罪, 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兼并前罪尚未执行终了的刑罚12年2个月, 决议执行刑罚有期徒刑13年6个月。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的数罪并罚如何处置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 至今未达成分歧意见。普通而言, 就无期徒刑在在减为有期徒刑之后, 在何种状况下再数罪并罚的讨论, 主要分为两类:第一, 在刑法执行终了之前, 被判刑的立功分子又立功的 (这里所指“又立功”是指“又犯新罪而采取数罪并罚”) .前文所提及的案例2就是此类;第二种便是在刑法执行终了前, 发现本判刑的立功分子在判决宣布以前还有其他罪未被判决, 以及发现漏罪而需求停止数罪并罚的情形, 如案例1.

  这里对数罪并罚特别是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的数罪并罚停止讨论, 其缘由就在于:一方面, 其自身的争议性关于我国立功惩戒的实效性会带来不同的影响;另一方面, 数罪并罚自身作为一项重要的刑罚制度, 其关于我国在刑法法治上既要完成惩治立功又要注重保证人权, 进而表现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请求, “罪责刑相顺应”准绳完成等有严重的意义。因而, 关于该问题的深化讨论, 是具有较好的理论意义与理想需求的。

  一、讨论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的数罪并罚的必要性

  首先,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详细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则》 (以下简称《规则》) 第七条, 对无期徒刑减刑的规则;而依据《刑法》第七十八条之规则, 被判处有期徒刑的, 减刑以后实践执行的刑期不能少于13年。而《刑法》第六十九条关于数罪并罚的规则, 只扫除了死刑和无期徒刑的适用, 关于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 则仍应依照该条的规则处置。事实上, 减刑后执行有期徒刑时, 从量刑技术上来说也可以与其他罪实行数罪并罚。由此可见,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的数罪并罚在理论上来说是可能存在的。

  其次, 无期徒刑在实践执行中, 由于减刑假释规范广泛而使判处无期徒刑的罪犯实践终身监禁的可能性简直不存在。这意味着, 理论中,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在刑罚执行终了前又发作新的立功事实或发现遗漏立功事实的状况不会是个例, 司法理论中也确有此类案例存在。因而,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的数罪并罚事实上曾经存在, 且由于司法理论中做法不一, 需求对其加以讨论。

  二、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又犯新罪的数罪并罚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又犯新罪的, 应不应该撤销减刑裁定?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批复, 只对原判决经审讯监视程序改判后的状况规则了要撤销原来的减刑裁定, 关于这个问题, 则没有做出明白规则。笔者以为, 减刑裁定是人民法院对契合减刑条件的立功分子所作出的裁判, 调查的是立功分子在监狱里的表现。我国现有的相关法律规则, 关于在执行期间认真恪守监规, 承受教育改造, 确有悔改表现的, 或者有犯罪表现的立功分子, 能够减刑;关于有严重犯罪表现的, 应当减刑。因而每一个被减刑的立功分子都一定契合上述某一条规范, 假如说再立功影响对立功分子能否认真改造、能否有悔改表现的认定, 那么关于有犯罪的立功分子, 特别是有刑法规则的具有严重犯罪表现应当减刑的立功分子, 则由于新状况而撤销对其犯罪情节的认定则真实不妥。况且, 依据相关司法解释, 即便在上述状况下原来的减刑裁定被撤销, 假如罪犯在原判执行期间确有悔改或者犯罪表现, 还需求依法减刑的, 应当重新依法报请减刑。因而, 曾经具备的减刑情节仍应当被思索,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又犯新罪的, 不应该撤销减刑裁定。于是,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又犯新罪的, 必然面临着数罪并罚问题。

  《刑法》第七十一条对犯新罪的并罚作有规则,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又犯新罪的, 也理应依据刑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则处置, 这一点应无争议, 即:减后的有期徒刑没有执行的刑罚, 与后罪所判处的刑罚, 依据第六十九条实行数罪并罚。若无期徒刑被减为18年有期徒刑, 后罪被判处3有期徒刑, 则数罪并罚后在18年以上20年以下肯定执行刑期;若无期徒刑被减为22年有期徒刑, 后罪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则数罪并罚后在22年以上25年以下肯定执行刑期;若无期徒刑被减为有期徒刑 (无论几年) , 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则数罪并罚后, 由无期徒刑吸收有期徒刑, 最后执行无期徒刑。此时, 之前的减刑情节不能被反复评价, 只要当新的减刑情节呈现后, 方能重新依法报请减刑。

  三、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发现漏罪的数罪并罚

  判决宣布后刑罚执行终了前发现漏罪的并罚的规则见于《刑法》第七十条, 相较于前述又犯新罪的状况, 该条在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发现漏罪的场所显得并不那么得心应手。

  (一) 实务界的两种争议

  一种观念以为, 应当将前一判决所肯定的无期徒刑刑罚与对漏罪所判刑罚按照“吸收准绳”停止数罪并罚后, 肯定其最后执行无期徒刑。

  另一种观念以为, 应当将减刑后肯定的刑罚与新作出判决肯定的刑罚根据《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则数罪并罚后, 再根据第七十条的规则减去曾经执行的刑期, 从而肯定最终的执行刑期。

  (二) 笔者意见

  上述两种观念都不合理。首先, 第一种观念外表上最为契合刑法规则但是比起危害性更大的新立功而言, 结果却更为严重, 有损本质公平。且疏忽了行为人在前罪执行过程中所具有的减刑情节, 不契合有利于行为人的刑法准绳, 故此种做法欠妥。其次, 第二种观念从结果上来看, 与新立功相比, 减去了曾经执行的刑罚, 相对而言较为公平, 但是与刑法的条文规则抵触, 不契合至为重要的罪刑法定准绳, 因此这种做法值得商榷。

  1、依据罪刑法定准绳,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发现漏罪的, 应适用《刑法》第七十条更为恰当。

  2、第七十条中“判决所判处的刑罚”的了解

  如何了解第七十条中“判决所判处的刑罚”是前述两种观念的基本争议焦点, 该条中“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的前一判决所判处的刑罚是指原判决所判处的无期徒刑还是减刑裁定判处的有期徒刑。此处又触及到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发现漏罪的, 能否应该撤销减刑裁定的问题。假如需求撤销减刑裁定, 则前一判决所判处的刑罚当然是指原判决的无期徒刑。但是, 正如上文中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又犯新罪不应该撤销减刑裁定的理由一样,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发现漏罪的, 也不应撤销减刑裁定, 笔者在此不再赘述。因而, 有了讨论如何对“判决”与“减刑裁定”停止了解的余地。

  诚然, “判决”和“减刑裁定”在诸多方面存在缺乏, 如所处诉讼环节不同、判别根据不同、目的效果不同、改动效能的程序办法不同等, 但是, 二者同样作为人民法院的裁判, 生效后, 对被追诉人的人身自在、财富权益等具有同等的拘谨力。与此同时,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2012年《关于罪犯因漏罪、新罪数罪并罚时原减刑裁定应如何处置的意见》的规则固然没有处理“判决”和“减刑裁定”能否同质的问题, 但是却处理了如何停止选择的问题, 依据上述解释, “减刑裁定”在此种状况下不具有“判决”般的位置。因而, 第七十条中“判决所判处的刑罚”只能是减刑前原判决所判处的刑罚, 即无期徒刑。

  3、依据“罪责刑相顺应”准绳, 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 刑罚执行终了前发现漏罪的, 数罪并罚后还应考量立功分子在原服刑期间的减刑情节。 


如对职称晋升论文要求,如有疑问立即咨询本站客服,为您提供专业级服务

在线投稿